• <li id="1jzuz"><ins id="1jzuz"></ins></li>

  • <li id="1jzuz"></li>

    <output id="1jzuz"><s id="1jzuz"></s></output>

        1. <output id="1jzuz"></output> <output id="1jzuz"><s id="1jzuz"><nobr id="1jzuz"></nobr></s></output>

          <li id="1jzuz"></li>
          <li id="1jzuz"></li>
          <li id="1jzuz"></li>
          <dl id="1jzuz"></dl>
              1. <dl id="1jzuz"></dl>

              2. <dl id="1jzuz"><ins id="1jzuz"></ins></dl>

                1. 盤點:銀行系消費金融進階融資的幾大途徑

                  2017-07-17 12:00 來源:投資者報
                  瀏覽量: 收藏:0 分享

                  對于擅長對公業務、有抵押、大額融資的傳統銀行來說,如何權衡碎片化、小額、無抵押,甚至征信嚴重不足的市場,同樣面臨很大的挑戰。

                  盡管市場前景廣闊,貸款手續簡之又簡,但消費金融業務絕不是沒有風險和門檻的。錢從哪里來,錢到哪里去,錢怎么回來?由于沒有完整可參照的成熟經驗模式,獨立出來發展的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多數在“摸著石頭過河”。

                  業內認為,商業銀行對消費信貸的深度介入,將從整體上改變消費信貸市場的供應結構,改善其在合規經營等方面的滯后局面。但通過采訪,記者發現,目前多數年輕的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由于產品同質化嚴重,整體競爭力不足。而在面對消費金融底層需求時,該如何降低成本、把控風險,對參與銀行的實操能力也提出了新的要求。

                  1.背靠銀行也缺錢

                  低成本的錢從哪里來?相比其他機構,銀行的資金成本較低,但也不是沒有融資需求。

                  2017年3月,湖北銀行旗下的湖北消費金融被監管處罰了50萬元,起因即是通過券商非公開發行資產支持證券專項計劃進行融資,超出了消費金融公司的業務范疇。

                  而事實上,成立兩年的湖北消費金融已實現盈利。據股東鄂武商A 2016年年報顯示,湖北消費金融2016年總資產為34.8億元,凈資產為5.5億元,凈利潤為0.28億元。但即便如此,湖北消費金融仍面臨資金難題。對此,湖北銀行相關負責人表示,主要是消費金融業務發展迅猛,導致資本充足率出現逐步下降趨勢。

                  事實上,資本消耗快是消費金融公司發展過程中遇到的共同問題,而有銀行做股東也并不代表消費金融公司不缺錢。

                  為夯實資本實力、支持業務進一步發展,湖北消費金融曾在2016年實施增資擴股,注冊資本由原始的3億元增加至5億元。據悉,出于尋求新股東支持和錯位競爭的考慮,湖北銀行還主動降低持股比例,所持股份由50%降為30%,但仍為第一大股東。

                  此外,從公開數據看,馬上、蘇寧、興業、捷信、中銀、北銀等有銀行控股或參股的消費金融公司都曾發生過增加注冊資本金的行為。

                  據了解,消費金融公司成立初期,資金主要依靠股東存款和同業借款方式解決,來源單一。為拓寬融資渠道,豐富資金來源,不少公司開始探索以信貸資產質押方式進行資金募集,用于公司發放個人消費信貸。但因對政策把握不足,湖北消費金融推出的前述業務就超出了消費金融公司業務范圍,因而受罰。

                  據參與過消費金融公司調研的相關人士介紹,目前消費金融公司的融資渠道主要有向金融機構借款、同業拆借、接受股東境內子公司及境內股東存款、發行金融債券和資產證券化五種途徑,此外還可通過探索信托計劃、發行資產支持商業票據或理財計劃等方式,籌措所需資金。

                  2.多層次防控信用風險

                  在泛消費的場景下,制約銀行系消費金融發展的還有一貫嚴苛的風控要求。雖然持牌機構和商業銀行的深度介入,對規范亂象叢生的消費金融市場有著積極的促進作用,但對擅長對公業務、有抵押、大額融資的傳統銀行來說,如何權衡碎片化、小額、無抵押,甚至征信嚴重不足的市場,同樣面臨很大的挑戰。

                  以馬上消費金融為例,今年上半年該公司第一次被監管公開處罰,原因正是其違反了《征信業管理條例》以及《個人信用信息基礎數據庫管理暫行辦法》的相關規定。

                  對此,多位業內人士表示,消費金融的核心是消費者,只有銀行、互聯網平臺、征信等多方合作才能使產品和服務更好觸碰消費者“痛點”,也只有基于技術創新驅動的開放式合作,才能更好地應對諸如“信息孤島”、欺詐、重復授信、過高息費等問題及相應的風險隱患。

                  “銀行等傳統金融機構發起設立的消費金融公司,與互聯網企業、垂直行業巨頭相比,既遠離具體的消費場景與細分市場,又缺乏導流的渠道入口,在大數據技術的應用上也缺乏相關經驗。另外由于線上及線下數據積累不夠,公司的風控模型有效性有待完整經濟周期的驗證。”在哈爾濱銀行相關人士看來,這些問題對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的運營提出了巨大挑戰。

                  該人士指出,一是目前我國個人征信體系并不完善,而消費金融公司貸款是依據個人信用貸款,信息不對稱會增加違約風險,容易形成不良貸款;二是市場競爭激烈,消費金融公司貸款與銀行無擔保信用貸款,小額貸款公司貸款以及信用卡業務,特別是信用卡分期付款業務,有著很高的相似度,而相比其他消費信貸業務,剛起步的消費金融公司優勢并不明顯。

                  采訪中,多家銀行系消費金融公司都表示,消費金融業務面臨的風險主要是信用風險和欺詐風險,由于沒有成熟經驗作為參照,多數機構也在摸索中前行。

                  哈銀消費金融表示,該公司目前除了與央行征信進行系統對接,全面獲取客戶的征信(負債)信息,還與多家行業里知名的第三方征信數據服務機構合作,獲取客戶不計入央行征信的負債信息。此外還要借助大數據和人工審核,盡量了解客戶真實收入信息,從而對客戶的還款能力做出合理的判斷,降低信用風險。

                  為了保證“任性付”的順利運營,蘇寧消費金融則利用蘇寧消費場景的消費數據及大量外部數據,運用技術模型,為客戶“精準畫像”,側重“任性云控”平臺的打造。

                  對此,蘇寧方面向記者介紹,截至目前,“任性云控”平臺已完成針對不同客群的三大評分卡模型、千萬級別的內外部黑名單庫以及上千條反欺詐規則的部署和開發,在申請環節和交易使用環節,為客戶構筑全方位的安全保障。同時系統能夠過濾掉絕大多數帶惡意欺詐目的的“壞人”,也能動態監控到沒有欺詐意圖但實際還款能力和還款意愿出現波動的客戶。

                  “即使出現違約和失聯情況,該系統還能重新挖掘到借款人的相關信息,有效降低不良,進一步降低公司的獲客和風險成本。”蘇寧消費金融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說。


                  標簽:

                  責任編輯:管理員
                  在線客服
                  11选5任3必中计算方法